《金刚经》第九品 一相无相分

18 Oct

(第九品前先来两个名词解释)

“小乘”:佛的弟子里,离开妻儿父母出家的叫比丘,归为小乘的范围。他们抛开人世间的一切,专心于自己的修行,这就是小乘罗汉的境界。罗汉境界住空,不敢入世,只管自己悟道。

“大乘”:菩萨就是走大乘路线,先觉悟者带动后觉悟者,以实现共同觉悟,才叫菩萨。因此菩萨是入世的。所以我们说救人就是菩萨心肠,而不说是罗汉心肠。菩萨是如来的前因,成佛是菩萨的果位。走小乘路线的比丘都是衣着简朴,破破烂烂的,因为他们遁世不入世。但菩萨出来都是金光闪闪,衣着华丽,耳环项链叮叮当当的,因为菩萨是入世的,外形虽入世,内心却是出世的。

金刚经 第九品 一相无相分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名阿那含。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须菩提。于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须陀洹”也是音译。小乘境界目的是求自了,小乘又分四果罗汉,果是果位。初果罗汉叫“须陀洹”,二果罗汉叫“斯陀含”,三果罗汉叫“阿那含”,四果罗汉叫“阿罗汉”。

佛问:须菩提,你觉得一个修道的初果罗汉,心里能不能有已经得到“须陀洹”果位的念头?须菩提说:不能啊,世尊。

“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为什么呢?因为“须陀洹”是入流果位。入什么流?入圣人之流了。他已经不入色,一切人,形象,青山绿水看着都好,都无所谓了。心归于平静,不入声,香,味,触,法,进入了清净的一面,这就是心无所住。心无所住,自然不会有“已经得到“须陀洹”果位的念头了”。这就是初果罗汉的境界。但初果罗汉余习未断,余情是剩余下来的情感,断不了的,还要七还人间来还债。如果七还人间时,不再进修,还是会后退的。

“须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又问关于二果罗汉“斯陀含”一样的问题。

“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来。而实无往来。是名斯陀含。”

为什么呢?二果罗汉,一往来就是一去一来,就是升天再回人间,死后再来一次人间就能把债务还清。升天了也不觉得喜悦而留恋天。回人间也不觉得苦。就是所谓“实无往来”。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又问关于三果罗汉“阿那含”一样的问题。

“何以故。阿那含名为不来,而实无不来。是名阿那含。”

为什么呢?三果罗汉就很高了,可以不来人间了,直接在天上证四果入涅槃。有句话叫“长揖人间”,就是和人世间的亲朋好友说:大家再见,不再来了。但也不一定,他还是会来,来了也不怕,罗汉有隔阴之迷,投胎到人间就迷掉了,又开始要声色犬马了。但到三果以上,定力高的罗汉,投胎来人间可以不迷。三果罗汉已经了生死比较自由了。

“须菩提。于意云何。阿罗汉能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不。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又问关于四果罗汉“阿罗汉”一样的问题。

“何以故。实无有法名阿罗汉。”

四果罗汉就已经没有一个具体的法证到空了。你谈空,说明你还有空的境界。真正的空,是连空的境界都没有了。已经要入大乘,有般若智慧的解脱,要成佛了。

初果,二果罗汉死后升天,升的是欲界天。所谓欲界,是指生命由男女雌雄情爱结合而延续的。初果,二果罗汉只是断了一部分情,好像石头将草压住,但根未尽,所以仍在欲界天内。到了三果,才能升入色界天,色界天最高处是“大自在天”。佛说从“大自在天”扔块石头下来,要十二万亿年才能到我们这里。用现在的话讲,欲界天还在银河系内,色界天已经超出银河系了。再往上是无色界天,那就很难爬了,佛可以到。

“世尊。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须菩提认为,到了四果罗汉的境界,他没有丝毫我已证果的念头了。如果有这个念头,一念就是万念,如果他有“我已经证得阿罗汉果位”的念头,说明他的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都还在,仍旧是凡夫,根本还未得道。

“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

“无诤三昧”,就是无我人、彼此高下、圣凡之分,一切平等。不论你骂他夸他,他都无所谓,心中平静的很,无悲无喜,一切无诤。(须菩提继续向佛报告他的心得)须菩提说:佛你说我已经到了一切无诤的境界。人中是第一的。是“离欲阿罗汉”超出欲界天的阿罗汉。估计是佛给须菩提的一个高帽子,须菩提应该还没到四果阿罗汉的境界,只是空了一切欲,人间排第一而已。

“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

须菩提说:尽管您老人家给我这样一个评语,说我已经到达这样一个境界,但是我绝对没有这样一个观念,我不会认为我已经达到了人中第一,更不会认为我已经得到了阿罗汉果位。

“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阿兰那行者”是梵语。阿兰那,是寂静处。行者即修道者。即无诤心者。须菩提说:假定我心里有这么一点观念,您就不会说我是一个乐于寂静的修道者了。因为我并不存有那种心念,您才会这样评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