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第二品 善现启请分

10 Oct

看第二品前先来几个名词解释:

“如来”

是对成佛者的通称,佛本名叫释迦牟尼,如来是一种通称,佛也是一种,世尊也是一种。《金刚经》里佛对自己下了个注解“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非常有禅意,用现在的话说,爱或不爱我都在这里,不离不弃。信或不信,佛都在这里,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求佛不用跑去灵山,佛其实就在你的心中,心即是佛,佛即是心。

“菩萨”

是梵文的音译(也有翻译成“大士”,“开士”),全称是“菩提萨埵”。“菩提”是觉悟的意思,“萨埵”是有情的意思。菩萨即觉悟有情。觉悟就是悟道了,但你自己悟道了就万事不管拍拍屁股隐居了,你就成不了菩萨。菩萨悟道后还需要有情,自己升华了还要去度尚在苦难中的世人,先觉悟者带动后觉悟者,以实现共同觉悟,才叫菩萨。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也是音译。“阿耨多罗”意思是至高无上,“三”是正的意思,“藐”是平等,“菩提”前面解释菩萨时解释过,是觉悟的意思。合起来就是:至高无上正等正觉。通俗点讲就是大彻大悟的意思。

金刚经 第二品 善现启请分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时长老须菩提。”

“时”就是那时候。“须菩提”是佛的十大弟子之一。《西游记》里孙悟空的师傅就是须菩提,又称菩提老祖。《金刚经》是须菩提和佛的对话记录,《心经》里向佛提问的是佛的十大弟子中的另一位舍利子,而《楞严经》是阿难向佛提问。

“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

(须菩提)从人群中站起来,露着右肩(印度的袈裟是右边膀子露出来的,大家看喇嘛的衣服就知道了),右膝跪地,双掌合十向佛行礼,然后开始向佛提问。当然作为弟子不能直接就向老师发问,先要说句场面话:“希有世尊。”您是世上少有的世尊啊。就好像国内见到老师也不能直接说:“问你个问题”,先要客气几句:“老师最近气色不错啊,饭吃过了吗”然后再发问。

“善护念”就是好好照应你的心念思想。比如你求佛保佑升官发财,就不是善护念。照佛的解释,人的一念就有八万四千烦恼,当然印度人对数字时间观念淡薄,印度人说八万四千就是多的不得了的意思。要解脱这样的烦恼,就要空掉一念间的八万四千烦恼,这样就成佛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比登天还难。世上最难的就是管住自己的心念了。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善男子。善女子”就是俗称的善男善女。也就是善良的人们,注意没有一颗善良的心是学不了佛的。为何要善良呢?为何要与人为善呢?因为佛说我们其实都是本体的化身,都是本体的细小的现象。因此助人其实就是助己,因为一切众生都是同根生。再扯远点,“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是佛学的基础。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因果链”,你的今生,是你前世的果,也是你来世的因。小点说,你的今天,是你昨天的果,也是你明天的因。这一秒,是上一秒的果,也是下一秒的因。因果链是牢不可破的,因此人一定要有善心,今天作的再小的恶,将来甚至来世也会得到相应的恶报,不要报任何侥幸心理。

“住”和止,定不一样,住是很安详地在那里的意思。心念要停止很简单,脑袋放空放羊就行,但要做到安详就很难了。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善哉”问的好。“谛”是仔细小心的意思。佛开始要回答须菩提的问题了。

“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唯然”中的唯是答应的意思,然是好。“愿乐欲闻”我高兴极了,正准备听呢。

完整翻译:

那时,须菩提从人群中站起来,露着右肩,右膝跪地,双掌合十向佛行礼。然后开始向佛提问:“老师啊,您要指点我们怎么照顾自己的心念,怎么用功,怎么修行啊。老师,善良的人们,发心学佛,想要大彻大悟,应该怎样将心念停住下来得到安详?应该怎样将心念里的烦恼妄想降伏下去呢?”佛回答:“问的好。须菩提,就像你问的,该如何照顾自己的心念呢?怎么用功修行呢?现在我告诉你,你仔细听好了。善良的人们,想要发心学佛大彻大悟,应该这样将心念停住下来得到安详,应该这样将心念里的烦恼妄想降伏下去”(说完佛眼睛一闭不做声了,当然这是我胡乱猜的)须菩提说:“好的,老师,愿闻其详”。

这一品佛的回答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好比有人问:“要怎样做这道题呢?”你回答:“就这样做这道题”。这算什么回答?等于没说嘛。所以须菩提也不懂,等佛回答完后还说:“老师您说吧,我听着呢”。其实佛那时已经回答完毕了。这就是佛的教育方式,最高的教育方式,就是只能意会的教育。

比如如来捻花:有一次佛祖释迦牟尼说法。佛拈起一朵金花,意态安详,却一句话也不说。大家都面面相觑,不懂佛什么意思,只有迦叶轻轻一笑。佛祖当即宣布:“佛法妙处难以言说。我不立文字,以心传心,现在传给迦叶。”这就是“拈花一笑”的典故。这一品佛的回答和拈花有异曲同工之妙,但须菩提不懂,以为佛还没有回答,因此还在等佛详细回答呢。后几品,佛只能(无奈地)详细回答。还有个例子,《西游记》里唐僧他们功德圆满,佛让迦叶尊者把书库打开,拿最上等的经书给他们。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唐僧他们因为没有给迦叶尊者“意思意思”,拿到的都是无字经书。气的孙悟空回到佛前大吵大闹,佛就把迦叶尊者叫来问,迦叶尊者狡辩道:老师你说的给他们最上等的经书,我就把最上等的(无字)经书给他们了。佛说:那些众生不懂啦,还是拿次一点有文字的经书给他们吧。道理和这一品是一样的。《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先生是深谙佛法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