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第十四品 离相寂灭分

24 Oct

金刚经 第十四品 离相寂灭分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实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
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这时,须菩提听了这个经后,深刻地了解了经书的道理。痛哭流涕。学佛的人,在自己自性清净面快要显现的时候,就会“涕泪悲泣”,自己无比的欢喜,但又找不到欢喜的痕迹,自然会哭起来。须菩提边哭边对佛讲:“希有世尊”伟大的佛啊,你现在讲这样高深的道理,自从我有慧眼以来(须菩提是佛的弟子中有名的谈空第一,天生有慧眼,修持是最高的,般若智慧成就最高)从没听到过这样像经书里这样深刻的道理。世尊,如果有人听到这个经,“信心清净,则生实相”,其实凡人和佛很近,中间只隔一张纸,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自己的心性见到了,清楚了,此心就无比的清净。佛的一切经典,戒,定,慧,一切修法,都是让你最后达到清净心。清净的程度有所不同,所以有菩萨阶级地位的不同,修学程度深浅的不同,也就是了解自心的差别程度不同。修得清净心,立刻可以见到形而上的本性,即生实相,明心见性就是见这个。如果有人达到这种程度,此人就成就了第一稀有的功德。

世尊。是实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是”就是“这个”的意思。须菩提说:世尊,这个实相啊,其实是无相,只是您老人家勉强给它一个名字叫实相。什么意思呢?佛说过“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不着一切相,没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甚至无佛相,一切相都不住,才能“见”如来,才能成佛。那这里“实相”是什么呢?实相就是非相,所谓实相就是一切无相。真正的无相其实不能说出口,更不能起个名,一起名就住相了,就不是无相了。但不说出来,第一等的无字教育,大家又理解不了。所以为了给众生解释,佛勉强给它一个名称叫“实相”。

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则为第一希有。

“信解受持”是修行的四个阶段,信佛经里的道理,解悟到了里面的道理,悟道之后要修行,修行后要证果。也有一种说法叫“信解行证”,差不多意思。须菩提说:世尊,您在世时,我能亲自跟着您,受到您亲自指导,听到这种经典道理,所以我能 “信解受持”并不稀奇。但五百年后,如果有人能得到,听闻这本经书,也能“信解受持”,那人才是世间第一了不起的人。

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

须菩提继续说:为什么说这人了不起呢?因为这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这四相。什么意思呢?我相就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也是非相。离开一切相,就成佛了。学佛之人怎么见佛?前面佛说过“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这里再说一次“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要“信心清净”,就可以“能生实相”,这个实相的境界就是非相,离开一切相,这样的人不必合掌,不必跪拜,他一念之间,已经见到了世上一切诸佛。

这里再补充一下为何要无相。佛说的“我”,用现代的观念来看包括我的肉体和我的思维,两者合在一起就是“我”。但肉体是变化的,出生第二天,第一天的肉体已经衰老了。满月后,与第一天的肉体相比已经完全不同了。十岁与第一天的肉体相比,连骨头都换了。所以这个肉体不是真我,是假我,只是个工具,暂时借来用。思维意识是“我”吗?也不是,每一分,每一秒思想意识都在变化。所以一切都是暂时的现象,是偶然暂时的存在。“我”都尚且非我,哪里还有你,众人,寿者,都是假相。因此佛要我们“离一切诸相”,不要被虚妄的人生,和物理世界暂时的现象骗去了自己的智慧,骗去了自己真性的情感。真性怎么有情感呢?所谓情感,即非情感,是名情感。情感也是虚妄。佛没有情感,不会大发慈悲,行善只是理所应当,看上去像有情感有慈悲心一样。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何以故。须菩提。如来说第一波罗蜜。即非第一波罗蜜。是名第一波罗蜜。须菩提。忍辱波罗蜜。如来说非忍辱波罗蜜。是名忍辱波罗蜜。

佛说:是的是的,你讲的很对。如果有人听到了《金刚经》的道理,没有被吓住,没有惊慌恐怖畏惧的感受,那这个人就很了不起。为什么了不起呢?我再重复一遍“第一波罗蜜。非第一波罗蜜。名第一波罗蜜。”“忍辱波罗蜜,非忍辱波罗蜜,名忍辱波罗蜜。”

这里要说一下学佛的次序,前序二里讲过有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学佛先要布施,能够舍,并不是说让你把口袋里的钱都拿出来请客。而是舍去习气。当然舍去钱财也叫布施,那是外布施,舍去习气内心清净才是真布施,叫内布施。舍去后要坚持,不能今天舍,明天习气又回来了,这就需要持戒。持戒时还要忍辱,本来心清净了,出门踩到狗屎,又火冒三丈,那也不行,所以要忍辱。这里的辱还不光是指别人侮辱骂你,泛指受一切痛苦就是辱。比如老了病了,老病就是辱,忍辱智慧是很难得的。真成就了忍辱智慧后,又没有那个“忍”了,如果还有“我要忍”这个感受在,那还没有得到忍辱智慧。所以佛说“忍辱波罗蜜,非忍辱波罗蜜,名忍辱波罗蜜。”

何以故。须菩提!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恨。

佛又对须菩提说:从前歌利王割截我的身体,我那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那时如果我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我被一节一节肢解身体时,应该心生嗔恨。
歌利王是释迦牟尼佛在世时印度的一个王,因闹意见要杀释迦牟尼佛,他说,你既然是修道之人,我要杀你,你会不会恨我?佛说:不会,我的心绝对清净,如果我起了嗔心,你把我四肢割截后,我就不能复元了。于是歌利王一节一节割佛身体,佛心里没有起一念恨他。完了后,释迦牟尼佛说,假如我的慈悲心是真的话,我的身体就能复元,结果果然身体复元了。如果佛当时有“我忍”的心念,那佛就不是佛了,世上也就不会有佛教了。

须菩提。又念过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尔所世。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是故须菩提。菩萨应离一切相。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佛再告诉须菩提:回想过去五百次转生,专修忍辱功夫,的确达到了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不著相的境界。所以须菩提啊,学佛应离开一切相,求大彻大悟之心。不要被任何现象骗了,被迷惑了。

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若心有住则为非住。是故佛说菩萨心不应住色布施。

学佛不应在,色,声,香,味,触,法六样里面,不应在这六尘中打转。应该有“无所住心”,如果心心念念在某一种东西上,或住在某种习气上,始终不能解脱,就学不成佛。所以佛说学佛应该内心清净,万缘放下,这就是“不住色布施”。

须菩提。菩萨为利益一切众生。应如是布施。如来说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

佛再三告诉须菩提:佛法的大乘菩萨道的精神,就是为利益一切众生而有所作为。一切的作为都是牺牲自我成就他人。应万缘放下,不要住相,比如人最住寿者相,希望多活几年,但生命能留住吗?凡夫其实也知道这个道理,是留不住的,但学佛的人总觉得自己不同一点:留不住的是凡人,我大概能留住一点吧!大概能多活几年吧!修行不到家的其实这比凡夫还可怜,自己修行不够怎么能去度人呢?结果本欲度众生,反被众生度。佛又说一切众生,即非众生,一切众生都有佛性,每个人都能自性自度,因此学佛的人,首要是自己修行,自己修行不够,别急急忙忙去度人。众生自己会度,不要你度。

须菩提。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一共五种语。佛说法是真实的,不说假话,说的都是老实话。“如语”什么意思呢?不可说不可说,闭口不言,但其声如雷,这个就是如语。生命本来清净,清净到无言语可说,就是如语。佛就是如语者。《金刚经》也是如语,不可说不可说。“不诳语者。不异语者。”就是不打诳语,不说两样的话。

须菩提。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须菩提。若菩萨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则无所见。若菩萨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

佛说:须菩提,真正的佛法,无实无虚。修菩萨道的人,执著了佛法的一种法修行就错了。就好像人进入黑暗的房间,什么也看不见。如果明心见性,心无所住,就真正解脱了。好像人在黑暗的房间里也能看见,像在太阳底下,万象森罗,什么都能看清楚。

须菩提。当来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经受持读诵。则为如来。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见是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

佛说:须菩提,将来的时代中,如果有善男善女。能够接受这部经书,照此修行,深入义趣的读诵,这个人就等于佛。以佛的智慧,完全能够了解这样的人,了解他对《金刚经》般若智慧如此透彻,这样的人“皆得成就无量无边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