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种族简史(总结)

14 Sep

种族史提醒我们,每个人都生在世代相传的特定文化模式之中,这种文化模式有着深远的影响。一个人如果生在价值观念和技术造诣都使生活易于应对的种族里,那是他的运气好,而不是他个人有什么了不起。

每一个种族在美国的进步道路上都遇到过障碍,但是通常这都比他们在来美之前所遇到的障碍和痛苦要小得多。在美国,反犹太主义不过意味着遭人白眼,并在求职方面受到限制,却不会遭到大规模驱逐和屠杀的威胁。甚至就黑人在历史上受到奴役的痛苦而言,倘若他们落在阿拉伯人手里或在西半球其他地方,其处境也要比美国来的更惨。

美国的移民来美的目的都不尽相同。食不果腹的爱尔兰人和躲避大屠杀的东欧犹太人,与其说他们是移民,不如说他们是举家逃亡的难民,到达美国时是铁了心要当美国人的。而另一些人来美是属于侨居性质的,他们的着眼点首先不在语言和文化的美国化上,或急于得到美国公民的身份,例如意大利,中国,日本和墨西哥的早期移民,来的多数是男性,仍然抱有返回故土的打算。还有些移民即非难民又非侨民,比如德国人和斯堪的纳维亚人,他们很少集居在其登岸的城市,而很可能选择那些适合于他们自身状况的地区长期定居下来。最后还有一类人,比如黑人,他们来美根本不是自己的选择,他们是被捉来的。

任何一个种族都在某个方面有独特之处。在各个种族间,最引人注目的差异,也许就是他们对待求知和自我提高的态度。犹太人抓住美国的学校,图书馆和公益机构不放,甚至在劳累一天后连晚上的成人夜校也不放过。即便如此《犹太人前进日报》还责怪他们做得不够。意大利人恰恰相反,美国所有人中,对公立学校最反感,对图书馆最没有兴趣,对公益机构最存疑心的就是意大利移民。这两个种族在欧洲的不同历史能解释这一点,对于意大利南部的农民和劳工来说,乡村生活几乎引不起求知的欲望,正规教育根本派不上用场。

不管是在多种族的美国还是其他任何地方,事情大多取决于由价值观念,态度,技能及交往等因素所构成的一套整体系统,许多人称之为“文化”。华人和日本人来美时,都是无一技之长的小伙子,但他们比谁都肯干苦干。后来无处不在的华人手工洗衣店显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技能,但爱尔兰人和黑人却从未像华裔或日本人那样不断开办洗衣店或做其他什么生意。使这些平凡的职业变成发家致富的渠道的,正是肯干,节俭及取信于人的品质和眼光,正是文化中的这些“卑微”的东西将工作变成了生意,将汗水变成了资本。同样还有许多使用手推车的犹太人货郎最后也变成了店主。

单纯的把各种族成功与否归因于种族歧视是不符合历史观的。作为美国社会里经济最成功的犹太人,在他们当踏入美国本土时都是一穷二白的。比如认为政治上的凝聚力是成功的先决条件,但那些故意避开政治的种族,恰恰面对逆境而获得了惊人的发展,美籍华人和日本人就是最好的例子。反过来看,具有肤色和语言优势的爱尔兰人的起飞是最缓慢的,但他们的政治成就却无与伦比。认为教育“包治百病”的观点也很可疑,比如犹太人,华人和日本人,这3个种族都是依靠体力劳动和商业意识开始发家的,只是到了后来才有本钱把自己的子女送进高校读书。历史上中国人和埃及人确实曾站在人类文明的前列,欧洲人远远落后于他们。但各个国家在不同历史阶段的排队次序发生过无数大起大落的变化,这证明遗传说是站不住脚的。美国各种族在50年间智商次序的起伏,也表明遗传因子决定人智的理论也大可怀疑。把家庭破裂单纯归咎于贫穷也值得商榷,许多爱尔兰人之所以妻离子散,可能确实是因为贫穷,但同样贫穷的意大利人的家庭却并未分裂,这还得看家庭所体现的价值观念。

今天人们常用“白人大出逃”这样的夸张的说法来渲染街区居民成分的变化。其实这种模式早已存在。19世纪当爱尔兰人涌入纽约和波士顿时,当地美国居民就曾逃离过。19世纪的纽约,黑人也曾因意大利移民的“跟进”而撤离。19世纪的底特律,黑人则因波兰移民的迁入而退出原来的居住区。爱尔兰人的迁入使盎格鲁-撒克逊人逃离的事例屡见不鲜,后来意大利人的迁入也迫使中产的爱尔兰人逃离过。

文化本无优劣,但在某一特定环境下会显出其好或坏。经济上最成功的犹太人,搞农业却总是一塌糊涂。即使相同种族,不同的文化造成的结果也不同,种族间也同样可能有巨大差异。雇佣意大利集体劳工的美国老板就发现,让来自不同意大利地区的工人在一起干活时自找麻烦。当初新教和天主教两派的爱尔兰劳工在开凿运河时,双方的械斗也说明了这一点。在今天的美国,那些在农场打零工的黑人,如果分开住不同的营地,那肯定是从西印度群岛来的,而不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

要确定个种族在收入和职业或住房方面的差别究竟达到何种程度才能证明歧视的存在,是一个复杂而难以判断的过程。例如雇主的歧视就不能解释某一特定种族内部各种人之间存在的巨大收入差别,比如来自香港的华人普遍很贫穷,而土生土长的美籍华人普遍很富足,此种状况用雇主的种族主义是解释不通的,因为在各雇主眼里,华人看起来都是一样的。来自东欧的犹太人生活贫困,而来自德国的犹太人则生活富裕。将种族收入差距简单地归因于歧视,而不是由文化差别或年龄,地区分布及其他因素的差别,并不符合历史事实。

美国的种族史,说到底是一部由复杂种族和个人所组成的复杂集合体的历史。这部历史不是一出简单的道德戏剧。它是一个由许多相似模式和深刻区别所构成的故事,是一个由痛苦,自豪和成就所构成的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