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六完结)

6 Jul

上一篇,经过那么多哲学家的不断思考,及科学的不断进步,最终对形而上学的问题的结论是什么?我就不卖关子了,直接说结论:

形而上学走不通,形而上学的问题都没有答案。

也就是说理性不可能回答“世界的本质是什么”,“有没有终极真理”,“终极真理是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等大问题。硬要回答,答案一定是独断论的,或者在推理上有错误。形而上学家们研究了几百年,就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如果形而上学走不通,那该怎么回答“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的问题呢?粗览艺术史不难发现,顶级艺术家都很苦闷。作为世界上最有才华的人类,顶级艺术家思考的问题常常和哲学家一样,都是一些形而上学的终极问题,只不过艺术家不用理性探索,而是通过艺术作品让别人和自己感同身受。他们都是最聪明的人,却为什么都不约而同的苦闷呢?他们不都是在用毕生的精力追求答案吗?

原因只有一个:终极问题是没有答案的。最聪明的人们追求到最后,不约而同地发现这是一条绝路。正因为艺术家们陷于这种永远无法摆脱的苦闷,而他们又非要倚仗自己过人的天才全力挣扎,所以他们的作品才能深深打动我们。所以世界上才有艺术这东西。

加缪

加缪就认为“人生是没有目的的”。因此会产生强烈的荒谬感,举个例子,如果有人告诉你人生是没有意义,没有目的的,人活着就是活着,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值得我们做的事情。我们一听这个结论,就本能地会产生反感,本能地拒绝接受这个观点。当我们渴望别人告诉我们人生的意义时,实际上就是想给自己人生找一个目的,祛除这种强烈的不适感。但是形而上学的结论告诉我们,是没有办法祛除的。因此加缪认为

人生是荒谬的

你可能不同意,认为只有哲学家才这么想,认为人生没有目的。老百姓们可不这么想,我们活着都有目的,有的是为了家人幸福,有的是为了国富民强,有的是为了享乐一生。我们都坚信这种目的,所以没有荒谬感。但其实这是一种本能,是一种潜意识,每个人都有掩饰它的方法,但却做不到完全祛除。

例如有人为亲人奋斗了一辈子,结果亲人辜负了自己。有人努力想出人头地,结果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成功。有人为了享乐,结果在享乐满足的一瞬间感到了极大的空虚。这些时候,人们原有的目的崩溃了。坚强的人为了自己不跟着崩溃,会立即为自己寻找一个新的目的,避免让自己感到人生的荒谬。

人为什么希望人生有个目的呢?这是人类文明经过千锤百炼后固定下来的思维方式,即故事必须有开头,有情节,有高潮,有结尾。好莱坞的电影就严守这样的模式,如果你拍了部没有结尾的电影,人们会感到不适,甚至愤怒。问题是,真实生活中,往往是没有结尾的。

人的存在和毁灭都充满了偶然性,根本不可能遵循好莱坞式的故事结构。真正的人生,故事突然就开始,突然就结束了。不一定有矛盾冲突,也未必有高潮和结局。对于普通人来说,最能让人感受到这一点的,就是死亡来到的时刻。

电影中一位母亲去世前,应该是躺在病床前,周围站满了子女。子女握着母亲的手,热泪盈眶,表示感激和怀念。母亲在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恰到好处地闭上了眼睛,电影结束。但真实生活不是这样的,死亡在任何时刻都可能到来。这位母亲去世时,可能身边的子女正在聊天,没人注意到母亲的去世。也可能母亲身边一个子女都不在。母亲自己也未必是回味人生中的高潮时刻,可能心里怀着极大的恐惧。可能正想着一些琐事,可能正打算拿遥控器换电视节目,正在按下按键的时刻,黑屏,一切突然停止。什么人生遗愿,人生反省都来不及做,生命说结束就突然结束了。

这样的现实,让人感到荒谬。

如果你突然心脏病发作,或遭遇意外,意识到自己绝不可能有生还的希望了,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生命行将结束。这个时候,你在想什么?你可能会想:“我操,这不是真的吧”,“尼玛,我就这么死了?”,“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啊”等等。而就在刚才,你还在对人生进行种种规划,明年去哪里旅游,下半年要去看的演唱会,突然间,一切就结束了。

是不是有一种强烈的荒谬感?但荒谬感人人厌弃,因此必须给自己找到一个人生的意义(虽然哲学家早已证明,这些意义都是虚假的),找一个哄骗自己的借口,这可能就是人生的意义。

最后

说一下我对世界的看法(当然我的看法不重要)。

对于客观经验领域,就是对于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世界,最好的研究方法就是:

基于经验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可证伪的理论

说白了,就是科学。作为现代人,拒斥科学方法和科学成果是不可能的。

对于形而上学的问题,如“世界的本质是什么”,没有标准答案。我的看法是:

世界的本质就是我的信念。我相信世界的本质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对于“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同样没有标准答案。我的看法是:

没有固定答案的人生才是美好的人生

假如对人生的意义有一个标准答案,例如“为人类共同幸福而奋斗”,那整天吃薯条看电视剧混日子的人岂不是要背上负罪感?凭什么呀,人家惹到你啦?如果人生的意义有一个标准答案,是不是很可怕呀?参差多态,才是幸福的本源啊。

那每个人怎么找到自己活着的意义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逼迫自己直面死亡。加缪说过:“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就一个,那就是自杀”。假如你能顺利地回答出自己为何不自杀的问题,例如“好多地方我还没去过呢”,“我不想让父母伤心”,“我还要照顾子女”等,那么这些答案就是你的人生意义。

维特根斯坦在《逻辑哲学论》中说:“人生问题的解答在于对这个问题的消除”。说的太好了。我们小时候常问“人为什么活着”,长大了就不问了,不是因为知道了答案,而是因为某些原因让他觉得不再需要问这个问题了。当你不再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或许就意味着你已经找到了答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